RST17看书吧 > 其他小说 > 渣女图鉴 > 第3123章 滇青

第3123章 滇青

  那一刻,晚风突然带起些凉意。
  拢在人发间时,再不像之前那般温和。
  她握着那把好似随时要被大风吹走的气球,突然轻轻笑出声,眉宇间都是明媚,言辞里不乏打趣的意味:“我才不要生小孩呢,生孩子是小公主能干的事情么!”
  顷刻间,他心口无端涌起的涩意,被阮羲和一句话击散。
  连带着身体,也由隐约的紧绷变得放松。
  他稍稍紧了紧同她相握的手,语调温和地接她方才的话:“当然不是。”
  “那不就得了~走走走,回家~”
  那一把五颜六色的气球啊,在空中飘扬着,自由又肆意。
  与人相处时,总不可能时时克制,有些话情难自禁,却容易冷场,总要有个人,先笑着驱散了那铺天盖地的寒意。
  ......
  这边白天很热,入了夜,总归不如白日里那般暖和。
  公主的马车,白天拉风,晚上漏风。
  所以,两人回去时,坐的是晏地主家粉红色的劳斯莱斯。
  靠在后排惬意地看星空顶时,那种感觉惫懒里带着一丝安逸。
  就好像,一天的乏累都会在这一刻慢慢消散。
  “你说人死了以后会变成星星吗?”
  晏扶风闻声,微微侧头看她,小姑娘方才还落在车顶上的眼神,这会已经看向窗外。
  明日大概还是个艳阳天,群星闪耀,一颗一颗温柔地缀在夜幕上。
  “会的。”
  她的侧脸在车窗上落下半边剪影,漂亮的让人千万次心动。
  “我也觉得会的,大叔大叔,你看!”阮羲和一边轻轻拽着他的袖子,一边指向窗外:“你看,最亮的那颗是我爸爸!”
  他闻言,心口一紧。
  可是,看到她这样开心,便也只能压着心里的酸涩,低声回应。
  ......
  车子开到一半,她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这路,有点不熟啊?
  “我们不回家吗?”
  “先吃晚饭。”
  她闻言好笑地挑了下眉:“不会是粉红色的食物,哈哈哈哈,除了甜点,还有什么是粉红色的啊?”
  难道是粉嫩嫩的蟹腿肉,三文鱼,涂了火龙果汁的配菜......
  脑子里一瞬间,全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可他只是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但笑不语。
  “诶呀,说一下呗,反正一会也是要被我吃到肚子里的,剧透一下嘛晏小六~”
她一屁股坐进他怀里,胡乱蹭他脖颈撒娇。
  但是......
  你别说,这男人哪都挺硬的。
  愣是半点不漏!
  “说一下嘛~晏六六~晏扶风~大叔~”
  阮羲和可不止是嘴上说说,没一会就把人蹂躏地闭上了眼睛。
  嗯......就是眼不见为净!
  “你再捻佛珠不看我,人家就解你皮带扣子喽!”
  话音刚落,方才一直闭着眼睛的男人瞬间睁开了眼睛,指腹死死抵着佛珠,呼吸乱的叫人脸红。
  “哈哈哈哈哈!晏扶风你别这样,你这样,弄的好像我在霸王硬上弓诶!真是的,公主能干这事么!讨厌死了!”
  男人微微仰头,身体靠着椅背,眼尾泛红,抿唇没有说话,眼神却迷离又专注地落在她身上。
  阮羲和:......
  擦,就冲这眼神,下车前,不对他做点什么,都对不起佛祖!
  ......
  阮羲和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带自己来这样一个充斥着浓郁国风的地方吃饭。
  亭子的周遭垂挂着粉色的纱幔。
  那种粉色在月色下隐隐泛蓝。
  烛油的香味很特别,在风里四散着蔓延。
  石桌上已经摆好了糕点,地上撒满了粉红色的绣球花瓣。
  晚风一起,便带起一片落入湖中。
  落花与流水,无论何时,总是惬意。
  她以为这就是今晚的惊喜,眸子里已是不加掩饰的笑意,却见两个小厮打扮的服务生挑着一坛用古法封着的酒坛子过来。
  “这是?”
  她诧异地看向男人。
  晏扶风却将小锤子递到她手里,只示意她亲手敲开酒封。
  还没有亲手开过这样的酒坛子呢!
  她笑盈盈地接过小锤子,跃跃欲试。
  “咚。”
  第一下,酒封中间隐有裂缝。
  “咚。”
  第二下,那黄泥摇摇欲坠。
  “咚。”
  第三下。
  破碎的黄泥四散,纷纷扬扬间落下一张这坛酒封存的年份纸条。
  她只看了一眼,便诧异抬头:“这年份?”
  他只笑着轻轻点头。
  “我听说以前,女儿出生时,父亲都会给自己的孩子酿上一坛女儿红,封起来,等到出嫁那天再拿出来喝,我找到你出生那年的女儿红了。”